保险将迎满期给付与退保洪峰“旧债”多来自银邮渠道

2016-5-10 13:45| 发布者: 保险论坛| 查看: 1904| 评论: 0|来自: 上海证券报

摘要: “出来混,总是要还的”。彼时保险公司疯销的银邮产品、短期高现金价值产品,持续迎来满期给付与退保高峰期。上海证券报获悉的行业内部数据显示,预计2016年人身险满期给付与退保金额或达1.1万亿元,是近几年满期给 ...

“出来混,总是要还的”。彼时保险公司疯销的银邮产品、短期高现金价值产品,持续迎来满期给付与退保高峰期。上海证券报获悉的行业内部数据显示,预计2016年人身险满期给付与退保金额或达1.1万亿元,是近几年满期给付与退保的最高峰。

  面对持续滚动袭来的“旧债”重压,各方均严阵以待。从规模保费和新单保费增速来看,行业现金流整体充裕,风险基本可控。但相对而言,若干个体所面临的形势则要严峻一些,尤其是过去几年在负债端、投资端一路“高歌猛进”的新锐险企,难言轻松。

  “旧债”多来自银邮渠道

  自2013年人身险行业进入满期给付及退保高峰以来,所涉金额不断攀升,于2015年进入高位,满期给付与退保金额合计超过9000亿元。

  行业内部数据显示,从趋势来看,预计2016年人身险满期给付与退保金额或达1.1万亿元。其中,满期给付或将达3000多亿元,退保或达7000多亿元。

  “旧债”多来自彼时火爆的银邮渠道。据业内不完全统计,在今年的满期给付、退保金额中,银邮渠道的占比或占九成、七成。

  从产品类型来看,绝大部分满期保单是分红险,占比或超九成;从退保险种来看,普通寿险、万能险、分红及其他险种或各占三分之一,值得一提的是,在这些退保险种中,或有近半属于高现金价值产品。

  高现金价值产品之所以成为退保“大户”,与其“人为缩短无损失退保期”的产品设计不无关系。即名义上是长期分红险、万能险,但1年甚至6个月、3个月就可退保且无需承担损失。这在很大程度上为未来的退保埋下了隐患。

  据业内人士预判,预计2017年至2018年,满期给付金额将比2016年有所回落;但由高现金价值产品引发的退保对行业产生的现金流压力,将会逐步显现。

  缓解现金流压力祭三招

  当然,历经多次给付高峰之后,无论是监管部门还是保险公司,都已从过往的应战中摸索出了经验。

  从过往的经验来看,保险公司缓解现金流压力的招数,通常有以下三类:一是保证负债端有大量保费持续流入,且保费规模增速应原则上快于满期给付及退保增速,即不断有新钱去还旧债;二是有大量的资本注入,股东能伸手予以强大的资金支持;三是从更长远考虑来看,保险公司逐步改善保险产品结构,走出高度依赖“短钱长配”资产负债错配的循环,但过程必然会坎坷或反复,需要保险公司抱以痛定思痛、牺牲短期规模的决心。

  “本质上来说,满期给付与退保增长是行业发展的必然结果,风险的发生具有客观必然性,而发展中的问题最终要靠发展去解决。”一位业内专家坦言,与前几年满期给付与退保高潮所处的行业大环境所不同,虽然满期给付与退保金额在攀升,但与此同时保费收入也在快速增长,有效缓解了满期给付与退保给行业带来的现金流危机。

  行业风险虽基本可控,然而就过度依赖银保渠道、高现金价值业务的保险公司个体而言,风险隐患不容忽视。一旦新单保费收入流入明显减速,保险公司将面临巨大的融资压力,届时现有股东如无法拿出“真金白银”,很可能面临被洗牌出局的窘境。

  在寻找压力释放之道的同时,对风险新形势的预防亦不容小觑。比如,去年修订后的《保险法》放开了代理人资格核准,降低了准入门槛,推动了营销人力快速增长。但在这项政策调整后,部分保险公司急于发展个险渠道,有可能出现新招募代理人素质良莠不齐、教育培训不到位等问题,并带来道德风险、销售误导风险和非法销售非保险金融产品的风险,进而可能引发非正常退保情况发生。这些新形势的出现,可能会导致未来满期给付与退保风险更为复杂。

1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刚表态过的朋友 (1 人)

最新评论